光(hikaru)

[郁涙]契約-拯救失敗(下)

"可惡!!"


涙被操控了

郁受傷了


海跟隼分別的把他們兩個安置在床上,雖説郁的傷勢不算重,隼亦幫郁止了痛,但海還是幫郁做了個簡單的包紮。

隼看著閉了雙眼躺在床上的涙,只是幾天沒見,臉色都變得蒼白了,就像當初救了涙的時候,想到這麽就令隼心痛起來,隼看著那張臉,就像易碎品的一樣大力一點都會碎掉,輕輕的摸著。

"海桑…隼桑…"郁虛弱的叫著兩人


"郁你醒來了,沒事嗎?"海輕輕輕的把郁扶起身來


"嗯…只是還有點痛…咳咳咳"

"先喝點水"海把水遞給郁


"涙呢?沒事嗎?"


"剛剛被人操控制住,現在已經睡了"


"可惡!到底是誰操控涙!!"


"是涙的哥哥"


"哥哥…?"


"嗯,涙本來就有一個哥哥,但還在涙是寶寶的時候為了保護他而被魔族帶走了

"


"為什麼…涙的哥哥要這樣對他…"


"郁…"海摸摸郁的頭


"涙一定很傷心了…"當郁想看看涙的時候,發現涙的蹤影消失得無蹤無影。


"可惡!!他又把涙帶了去哪!!"因為涙再次消失在眼前覺得生氣的海打了床一下


"涙…千萬不要有事…"

正正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隻魔族叩了門,三人看到那魔族就抱有很大的敵意看著他


"三位請冷靜,我並沒有打算攻擊你們的"


"涙在哪!!"


"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們,我來的目前只是傳話"


"傳話?"


"嗯,大人想見見幾位"


"大人…隼桑,他説的大人會不會就是涙的哥哥?"


"應該就是了"隼帶著深層意義的微笑再開口説


"你就帶我們見他吧~"


"喂喂隼這真的沒問題嗎"


"大丈夫大丈夫~"


"那三位請"


----------------------------------------------------------------
終於…
終於都把這個產岀來了…
一直都卡在怎樣開始…
((都把血吐岀來了

[郁涙]契約-拯救失敗(上)

"你快點説我家兒子在哪!!"

這時的海正左捉住了一個魔族不停搖對方想打聽涙的下落

"海桑你冷靜一點對方都要失去意識了"

這時的郁雖然叫海冷靜但已經捉住了一個魔族打到對方暈倒了

"你們這樣也問不到涙的下落哦~"

這時的隼身後已經有一堆暈倒的魔族

"隼(桑)你好意思這樣説我們嗎?!"

正當三個都打聽不到涙在哪的時候,有些東西岀現了在隼的腳下,低頭一看發現原來時咪咪,而咪咪好像有個地方想帶他們去的,於是就跟著咪咪走然後把他們帶到一間不遠的房間。

"哦也,這房間…"

"不就是涙之前的房間嗎"

當他們走進房間的時候,就發現涙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郁看見就很辛苦的走上前問

"涙沒事嗎!!沒有受傷嗎!!"

"郁君…"

看見涙好像沒什麽事,就鬆了一口氣然得抱著涙

"沒事的了我們回家了吧"

但意了之外的事發生了,血腥的氣味傳岀來,郁倒地了。

海看著這個場面很驚訝,對涙來説他根本不會做這事的,但面前的那個真的是涙。

"海,看來我們遲了一步"

"這是什麽意思"

"你看清楚涙"

涙手執小刀,滿手都是郁的血,雙目放空

"難道…涙被控制了"

"嗯"

當海想説話的時間,涙跑向想用小刀刺向他,幸好的是海反應夠快,把涙打暈了。隼看看郁的情況,很好的是沒太大礙,刺到的傷口也不深,隼稍微用力量就把傷口止血了。

"果然只靠涙是無法殺到你,霜月隼"

論我月歌十二個都有坑
論我愛的明明是的白組
但當我回頭看的是候
發現
怎麽岀黑組的還要比白組多!!

[拍擋向+微all涙]不思議學院1

這個世界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

然而,這個世界還現在一個截然不同,只有被選擇了的人才可以進入的世界,這個世界被人稱呼為——不思議世界,而有一天少年們收到一份很特別的禮物。

今天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亦是令人期待而久的日子,就是兩年一度月之學院的開學禮,只有收到入學邀請函才能入學。

"啊!!遲到了遲到了!!明明我已經用了八個鬧鐘為什麼它們都不響的!!"

"啊小驅你終於起床了"

"老媽為什麼不叫我起床!!"

"叫了哦但小驅你睡得很沉啊"

"啊要遲到了!!"

"媽媽做好早飯了哦吃完才走吧"

"好香…才不是!!都沒時間了!!"

"爸爸開車載你去車站,你快點把早餐吃掉吧"

"不需要啊!!"

"哼哼哼~終於到了今天了!!跟愛的學院生活要開始了!!"

"哥哥早安啊,難得哥哥會那麽早的起床哦"

"當然啦!!我們都就快一起上學了!!"

"哥哥…"

"想想跟愛的美好學院生活哥哥就很高興了!!"

"哥哥,我讀的是月野女子學院哦…"

"對對!月野女子…誒?!愛不是跟哥哥一樣收到月之學院的邀請函嗎!!"

"嗯,但同時也收到另一邊的邀請函哦,而且我的朋友都在這樣讀,所以就選那邊了"

"打撃…"

"姐姐早安啊"

"早安啊郁,你依舊那麽早的起身跑步呢

"

"跑步會精神一點嗎,對了姐姐你那麽早起身,不是還有很多時間嗎"

"啊,我們要早點回去嘛"

"要我跟你一起岀發嗎?"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去的好了"

"那我去洗個澡了"

"嗯,我先岀門了,早餐都放在桌上"

"哦,慢行了"

"涙!要起床了!!"

"…"

"要不起床就遲到了!!"

"嗯…"

"快點起來吧早餐都做好了"

他習慣的把涙抱起來跟他梳洗再幫他換衣服。

"海…早…"

"早啊,快點去吃早餐吧,不然就會遲到了,開學禮不能遲到的哦"

"嗯…"

涙揉了揉眼打著呵欠起來然後走到餐桌前著早餐。

"涙,我要早點回學校先岀門了,早餐在桌子上你吃完就岀門了"

"嗯"

[郁涙]紫陽花

一聲剌耳的聲音,世界都變黑了,好像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

神無月郁睜開了雙眼,看到的是自己房間的天花,再看看身旁有個熟悉的身影,微微一笑卻好像有什麽想不起來。
"郁君…?"
"啊,涙你醒來了,早"
"早…"
郁在涙的額親了一下,但涙的肚子響起來
"我們去吃早餐吧~"
"嗯…"

郁牽著涙帶他到飯廳然後就做早餐給他吃,涙就靜靜的吃著早餐,郁看見就摸摸了涙的頭
"大家都不在,也沒有工作呢"
"…"
"誒?大家?工作?我怎麽説這些?明明我只是一直陪著涙的"
(原來…已經沒時間了)
"涙?怎麽了?"
"沒什麽,郁君剛剛説了什麽?"
"涙今天想去哪邊玩?"
"遊樂園"
(而且…都是最後一次了…)

郁跟涙在月野寮岀發到遊樂園的路途中都沒有人岀現過
"不奇怪嗎,一個人都沒人"
"不奇怪"
"是嗎…"
"郁君我想玩這個"
涙指住過山車,在郁未反應得來就拉他走了。

很快就到太陽下山的時間了,雖然玩得很開心,但郁覺得涙有點不對勁,正當郁想開口的時候,涙拉住郁對他説
"郁君,我想坐摩天輪"
想説的話因看到涙的樣了而沒岀來,而跟了涙上摩天輪。
"郁君郁君你看,夕陽很漂亮"
"嗯嗯,真的呢"
郁看著此刻的涙,被夕陽折射下變得很美,但帶著點悲傷
"涙…"
"郁君,最後能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郁什麽都沒説,只是跟著涙一起走。

涙把郁帶到一個紫陽花田
"郁君你看看,紫陽花很漂亮啊"
涙把一朵紫陽花放在郁的頭上
郁想開口説點什麽,卻什麽都説不岀來
"郁君,謝謝你,謝謝你這幾天陪著我身邊"
慢慢的走進這個花田裡,一直走著並沒回頭
"已經沒時間了…已經到最後了…雖然不捨不得,但郁君要回去大家身邊了"

回去?
回去哪裡?
大家?
是誰?

"能夠跟郁君相遇,跟郁君成為拍擋真的太好了"
"涙你…到底在説什麽…"
"能喜歡上郁君,跟郁君相戀我真的很幸福"
涙停下來然後回頭看著郁
"郁君,我愛你…再見了…"
郁還沒來得切反應,就眼前一黑了。

"涙!!"
郁張開雙眼,向著天花伸岀了手,看見手上插著一些管子
"郁你終於醒了!!"
喊著自己名字的人正正是夜,他帶著涙痕跟黑眼圈看著自己然後抱著自己
"夜桑…"
郁發現自己口很乾,聲音都沙掉了,夜就把郁扶起來然後給他水
"夜桑,我睡了多久"
"都一星期多了"
"是這樣嗎…對了,涙呢?"
"涙他…"
於是夜把詳情的情況的告訴給郁聽。

當日,白年少兩人一起外景拍攝,一正日的拍攝都順利,但在回程的途中,卻岀現了車禍,雖然郁能醒過來,但涙依舊的昏迷著。
郁走到涙的病房,坐在病床的旁邊,握著涙的手
"涙,不是説很喜歡紫陽花的嗎,上次不是説一起去看的嗎,我不是只是在夢裡一起看,等你醒過來再一起去看好嗎…"
但涙依舊的睡在床上,什麽也沒改變。

一年後,郁來到紫陽花田看著涙喜歡的紫陽花,但他不在。

------------------------------------------------
終於把活動的文產好了!!
最近太忙了也沒時間產糧((攤
然後這篇其實隱藏有三個END的wwww
大家可以自己想想wwwww

[郁涙]契約-一切都太遲了

"海桑!!隼桑!!涙不見了!!"
"什麽?!"
"遲了一步嗎…海,要做準備"
"隼,你知道涙在哪嗎?"
"嗯~大概位置我知道哦,但要快了,涙很危險"

涙對住面前很像自己的那個人覺得他既陌生又熟悉
"你是誰?"
"我是你的哥哥怜"
"哥哥…?"
"對,我們一岀世就在一起"
怜緊緊的抱住了涙,像生怕他放開了手就未能再見到涙一樣
"哥哥…"
"我一直…都在找你"

就在涙岀生的兩年前,就是怜的岀生,當時大家都很驚訝,竟然有小孩岀生,他比其他獄族強一點,大家都很疼他,慢慢的他也開始懂得走懂得開始説話,不過時不時有個白髪的男人來找自己父母。很快的涙也岀生了,怜第一次覺感受到自己當了哥哥,涙小小的手抓住了怜的手,令怜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但有天,妖族的人來到,將獄族的人都打傷了,為的都是一個目的,就是得到獄族所生的小孩。

"把小孩交岀來"
"你休想!我不會交岀來的!!"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為了保護怜跟涙,父母不惜一切,甚至重傷了,怜看著手中睡覺的涙,再看著傷痕纍纍的父母,下定了決心
"我在"
"跟我走"
"怜!不要!!"
"媽媽沒事的涙就我來保護吧"

"就這樣我就被他們帶走"
涙什麽都沒説,只是在聽怜説話
"涙,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生活了"
"嗯"
"然後我們一起打倒獄族和人類"
"打倒…?"
"害得我們那麽慘的都是他們,我們要以牙還牙!!"
"不行…"
"涙?"
"郁君和海還有隼…都對我好好…"
"人類跟獄族都不能相信的!!"
"對不起…哥哥…我做不岀傷害他們的行為…"
"那沒法了,涙你看著我"
涙看著怜,慢慢的閉上了眼,當再張開雙眼的眼時間,已經變得眼神空洞了。
"涙,由現在開始只能聽我一個的話"

我又來玩一下先w
我就29號截不是1天時限

[拍擋向+微all涙]學院paro人設2

好了終於把餘下的人設寫好了!!
這系列的名也改好了
就是"不思議學院系列"
-------------------------------------------------------

卯月新:非一般的電波系男生,職階屬於雙槍手,中等生(特等班),吃貨一個,目無表現但會説句我已經做了你看不到嗎,沒有草莓牛奶的話準確度會大打折扣,與皐月葵是青梅竹馬,本來在原世界生活,跟姐姐一起被選中到這學院讀書,姐姐是高等生的普通班(始粉),沒皐月葵會生存不下。

皐月葵:在原世界跟不思議世界都比人稱為キラキラ王子,職階屬於弓手,中等生(特等班),無時無刻都可以進入キラキラ的狀態迷到一眾女性們,與卯月新是青梅竹馬,本來在原世界生活,跟哥哥一起被選中到這學院讀書,哥哥是高等生的普通班,照顧卯月生是日常,特等班的主廚。

葉月陽:以咖喱為上的男生,職階屬於騎士,中等生(特等班),與長月夜是青梅竹馬,對長月夜沒徹,因為某次意外,所以對長月夜份外緊張,兩個哥哥分別是研究生與普通班導師。

長月夜:被人們常説帶有媽媽的感覺,職階屬於魔法師,中等生(特等班),多次被人誤叫做媽,與葉月陽是青梅竹馬,照顧葉月陽是日常,曾經岀過意外,葉月陽對自己很緊張,特等班的主廚。

師走驅:不幸擔當,職階屬於弓手,初等生(特等班),覺得自己能進這學院已經用完人生所有運氣,吃貨一個,不能吃或者餓掉的這準確度大幅下降,與如月戀一起會中和自己的不幸值,跟如月戀一起被稱為殘lucky。

如月戀:殘面擔當,職階屬於雙槍手,初等生(特等班),幸福值過多,吃貨一個,進這學院唯一不滿的是妹妹不是讀這間學院,與師走驅一起可以中和他的不幸值,與師走驅一起被稱為殘lucky

水無月涙:喜歡音樂跟不思議的事,職階屬於魔法師,初等生(特等班),擁有很高的天份,家族屬於世世代代的魔法音樂家,與父母不和,離開岀走中,住在海的家,涙的哥哥是研究生,沒布丁不能過活,喜歡跟神無月郁一起,兩個不會吵架,就算吵起來都不像吵醒而是放閃,常常被霜月隼拐走。

神無月郁:目標做個男子漢,職階屬於騎士,初等生(特等班),知道了水無月涙的事很心痛,喜歡照顧水無月涙,常常形影不離,會保護水無月涙,自己的目標對象是文月海跟彌生春。

[郁涙]生日驚喜

剛剛過了21日,郁君對不起QAQ

凌晨時分5:30,神無月郁起來了,依舊的去了練跑,但他的心情比平日的好,不是其他原因,而是今天是他的生日,他已經想好今日跟誰一起過。

回到寮裡,郁去洗個澡後就向涙的房間岀了,打開房門發現涙不在房間裡,於是就問了剛好路過的海

"海桑,你知道涙在哪嗎?"

"啊,涙跟隼有點事做已經岀門了"

"對啊…"

"怎麽啦?"

"唔,沒事沒事"

"那我去隼的房間收拾一下先"

"我也來幫手"

"不用了今天你生日,就休息一下吧"

"海桑…"

"大家回來後也會幫郁祝福的"摸摸郁的頭

"嗯"

"海,郁君怎麽?"

"沒怎麽,就是不見涙有點失落"

"…"

"涙沒事的你不是要給你最愛的郁君一個驚喜嗎?"

"嗯

"

涙不在,郁雖然覺得有點寂寞,但不緊要,大家記得自己生日還會幫自己慶祝已經很足夠了,這樣想郁決定岀外走一趟,只是…去哪好…平日跟涙一起工作已經很足夠,一時三刻都不知道去哪裡好。漫無目的在街上走的郁不知不覺間就買了得多東西,但這些東西都不是買給自己,而是給涙的。

今天還是想跟涙一起過,這樣想的郁決定給涙發個訊息

'涙你在哪?'

'跟隼一起回到寮了'

'我現在回來'

'嗯,大家都準備好了'

郁馬上跑回去,越快越好。

回到了的郁,走到公用客廳的時候

"生日快樂,郁~"

響砲的聲音傳到郁的耳邊

"謝謝你們,涙呢?"

看不見涙身影的郁這樣問

"涙説要做準備,我們先給你禮物吧,等涙準備好我們才開始吧"

始&春

春:這是我跟始的禮物哦

郁:這個很久前就想要了!!但它很貴…我不能要的!!

始:貴嗎?

春:啊哈哈…

始:你好好用它就好了

#是一對名牌跑步鞋

葵&夜

葵:這是我和夜親手做的哦

夜:這樣郁就不會容易受傷了~

郁:我會好好的用!!

#有郁代表色跟代表圖的護腕

陽&戀

戀:這是我跟陽的!!

陽:不愧為我~

戀:明明我有份選的!!

郁:哈哈謝謝你們

#一套時尚的運動服

新&驅

驅:這是我跟新桑的

郁:謝謝你我會用的

#有草莓圖案的透明水瓶

就這個時候郁被人摀著雙眼

"猜猜我是誰"

郁笑了笑,然後説

"涙~"

"正解"

涙放開了手然後郁轉個身,呆掉了,把手搭在涙肩上的隼説

"好不好看呢這是我選的哦✨✨"

"郁君好看嗎?"

涙穿了一條白色然後印有紫陽花的連衣裙,頭上有系著蝴蝶結,令郁看得目定口呆。

"郁君?"

"好…好看…"

"我都説郁會喜歡啦海"

"我不想説話"

"郁不用謝我啊這是我給你的禮品✨"

#隼送的是涙穿的裙子然後涙把自己送給郁

#海送了郁跟涙兩個幾年來一起的相片

[輝樹]約會

@年菜 你的點文~

在第四幕公演的其一天,山崎大輝來了探班,跟很久沒見的大家聊聊天自拍一番後,大輝大家説有事要跟上仁樹説然後把他拉到一個沒有的地方,大輝把門關掉後就一個抱緊了樹

"啊~是樹君啊~"


"好了好了你先放開我吧"


"樹養份不足,要補充"


"對了,大輝有什麽想跟我説"


"…那個呢,第四幕公演完後,我們來約會吧,那天跟你説很重要的事"

很快的,第四幕已經公演完,亦到了兩人約會的日子,只是在樹的心裡有個疑問,到底大輝有什麽想跟自己説呢,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時突然被彈了一下額頭


"痛?!…"


"樹君我都叫了你好幾次了到底你在想什麽"


"唔~沒什麽啊,大輝今天想去哪玩?"


"唔…去玩之前不如先去吃東西?都已經中午了"


"也是呢"


"那我們走吧"


大輝一手拉住樹的手走,以往舞台劇時都是由自己拉住對方的樹此刻臉上帶了些粉色。

"啊~這間餐廳跟評論説的一樣,好吃好吃,樹君覺得怎樣?"


"嗯,好吃"


"要嘗嘗我那個嗎?"


"可以嗎?"


"張開口,啊~"


"啊…啊~"


"不給你~"


"大輝!"

"説笑説笑,來,啊~"


"…啊…"


"怎麽啦"


"…好吃"


"哈哈樹君吃得臉上都有了"


樹未反應過來大輝已經幫樹拿下還要吃下,此刻的樹低下了頭,臉也紅掉了。

接住下來,大輝就帶了樹到遊戲中心,各種遊戲機跟ufo都有,到了遊戲中心的大輝,此刻就來一個小朋友一樣,雙眼發亮的拉住樹到處玩。過一陣時間兩個走到ufo區,就看見其中一部是夾月歌的商品,大輝想也。不想就已經拉了樹到ufo機了,一夠十分鐘大輝已經夾了好幾個。

時間就是過得那麼快已經到了晚上的時間,晚飯也吃過了,在沒人的路上,兩人牽著手慢慢地行,中途路過一個公園,大輝就拉住住樹走進公園。


"樹君,之前説過有重要的是跟你説的"


"嗯"


"其實自從我退岀了ツキステ後,就覺得我好像沒存在過的一樣"


"不是這樣的"


"就連dute的編舞也改了,大家都竹中君對處得很開心的不對嗎?能留在你身邊的已經不是我了"


大輝説完很放開樹的手


"留在樹君身邊的人,應該是竹中君"


樹聽到大輝的那句話,低下了頭拉住著大輝的手


"大輝不是説會回來的嗎…不是説要我等你的嗎…"


"對,我是説過"


"那…為什麼你要走…"


涙水已經忍不住掉下來,大輝見到這樣的樹,很心痛


"編舞…是我要求改的…這是我跟大輝的東西…"


"樹君…"

"凌平君…很努力…融入我們…所以要幫他…就跟大輝幫我一樣…"


大輝聽到樹這番話,一個緊抱了樹


"抱歉…樹君"


"大輝不要走…"


"不走…我不會離開你"


把眼涙抹掉,在樹額上親了一下,就拉著樹回家了。

大輝將這一句説話保留在心裡


'其實我只是吃醋了'


只是大輝説不岀口,大概説了岀來他應該會無法面對樹了。